四川省成都茶厂怎么样(成都茶厂现在在哪生产)

平水珠茶 2022-07-11 admin 90

本报记者 党鹏 成都报道

“现在还在进行当中。”近日,新三板挂牌企业雅安茶厂(832057.NEEQ)公司董秘杨春梅告诉《中国经营报》记者,公司还在等全国中小企业股份转让系统最后通知确认。

雅安茶厂等待的是一份停牌的正式通知。早在今年1月份,雅安茶厂就提出申请终止挂牌,在3月份主管机构受理后至今未能通过。为此,雅安茶厂公告称,5月6日强制停牌。

鉴于停牌,公司在2020年的财报也就不再公布。相关数据显示,自从2015年正式挂牌新三板至今,雅安茶厂业绩呈下滑趋势,多年利润也依托补贴为主。

记者统计发现,截至目前,在新三板挂牌的涉及茶叶种植、加工、销售的24家企业中,除了八马茶叶摘牌之后目前正在IPO之外,已经有14家企业陆续摘牌或者在摘牌过程中。

“茶叶跟资本之间的对接,第一是要做到规范化,只有规范化,资本才能够深度介入;第二是专业化,不管是做竹叶青还是做普洱,一定要专业;第三是品牌化;第四是资本化;第五是规模化。”中国食品产业分析师朱丹蓬表示,规范化、专业化、品牌化、资本化、规模化或是未来中国茶企发展的路径和战略步骤。

补贴滋养的雅安茶厂

雅安茶厂主营业务为雅安藏茶(黑茶类)和装饰茶砖的生产、加工和销售;景区管理及旅游产品开发、生产、销售。2015年3月,公司在新三板正式挂牌交易,市场分层为基础层。到2021年初决定摘牌,仅仅走过6个年头。

公开资料显示,2015年雅安茶厂年收入为5021.33万元,净利润1390.70万元,其营业总收入、净利润最高的年份与挂牌时间恰好相同,随后公司业绩便呈下滑趋势。

雅安茶厂财报显示,2016年~2019年公司营收分别为4325.81万元、3523.72万元、3068.01万元、2839.80万元,对应的净利润分别为418.22万元、176.75万元、329.12万元、200.13万元。在2002年上半年,公司营收649.44万元,相较于上年同期减少36.47%;净利润-179.34万元,相较于上年同期减少5.11%。

至于2020年全年收入,雅安茶厂在2021年4月20日公告称估计无法披露。公司董秘也告诉记者,已经强制摘牌,因此不会再对外披露。

另外,记者注意到,2013~2016年度雅安茶厂净利润分别为-177.62万元、1118.36万元、1390.69万元、418.22万元。而同期雅安茶厂收到的政府补助分别为171.93万元、760.54万元、799.52万元、858.28万元。

2017年,雅安茶厂采用新的会计政策,通过财务报告中会计科目新增“其他收益”,部分政府补助调整至“其他收益”,导致计入营业外收入的政府补助金额呈现减少趋势。至于目前政府的具体补贴情况,尚不得而知。

“有些地方茶厂,从种植到加工、流通、销售等几个环节,都依托政府的补贴。一旦地方政府缩减财政补贴力度,茶企利润就会受到影响而下滑。”有从事黑茶生产的行业人士杨先生告诉记者,财政补贴依赖度高,不利于企业打造品牌,容易养成小富即安的思维。

不仅如此,雅安茶厂财报显示,从2013~2020年半年报存货金额来看,2013年最低,约为4712万元;2018年最高,约为1.18亿元。尤其是2015年存货金额首次超1亿元后,存货连续多年保持在1亿元以上水平。此外,从存货占总资产比例来看,2020年半年报显示最高,约为66.63%;2013年最低,约为25.90%。其整体呈上升趋势,从2016年开始,存货占总资产比例皆在60%以上。

“好在雅安茶厂的主打产品是黑茶,能够增值、保值。”上述杨先生表示,但是公司年销售一直处于下滑态势,高库存意味着流转不足或影响现金流。就如何消化高库存,未来将采取哪些营销措施,雅安茶厂方面未给予回复。

持续摘牌中的茶企生态

“公司2021年4月30日前无法按时披露2020年年度报告,根据《全国中小企业股份转让系统挂牌公司股票停复牌业务实施细则》,公司股票将于2021年5月6日增加强制停牌事项。”雅安茶厂方面如此公告。

与雅安茶厂同日强制停牌的还有黑美人(831443.NEEQ),其原因也是因公司尚未聘请审计机构,无法提供2020年财报。

对于新三板上市的茶叶企业来说,停牌也并不奇怪。记者注意到,从2014年1月24日开始,谢裕大(430370.NEEQ)正式挂牌新三板,截至目前先后总计有24家茶叶行业相关企业挂牌。但是梳理发现,已经有14家企业陆续摘牌或者在摘牌过程中。其中,自从去年以来停止挂牌的企业占到一半,主要包括:雅安茶厂、美灵宝、松萝茶业、ST白茶、茶人岭、恒福股份、黑美人。此前停止挂牌的企业包括:清雅源、云多清、中吉号、梅山黑茶、三十九铺、七彩云南等,企业主要集中在云南、福建、湖北等茶叶产区。

根据目前仍在挂牌的企业财报,现有挂牌的10家茶企中,在去年营收实现下滑的有4家,但是净利润下滑的有6家,其中2家出现亏损。此外,年营收上亿元的茶企只有3家,包括谢裕大、茗皇天然(838158. NEEQ)和丽宫食品(872325.NEEQ),营收分别为1.88亿元、1.80亿元、1.48亿元。

“一些茶企专业化、品牌化、资本化的运营理念还不太够。”朱丹蓬表示,这几年随着国家对地方品牌的扶持,尤其地方政府对于茶企的帮扶,相关的政策出台之后,也让一部分茶企想通过资本市场的加持,把品牌做得更大、更强、更精、更透。

但是,面对现实的业绩,很多茶企在资本面前望而却步。天眼查系统显示,雅安茶厂目前除了大股东李朝贵(持有41.48%)以及几个个人股东之外,此前还引入了深圳瑞莱方德投资企业(有限合伙)、兴业证券两家机构投资者。至于未来是否有继续引入战略投资者或者IPO的设想,雅安茶厂董秘未给予回复。

“中国虽是世界茶文化发源地,也是世界最大种植国,但还不是茶叶强国。”上述杨先生表示,这种现象和茶叶的高同质化、茶企的国际视野与营销模式有关,还有消费者重品类、轻品牌有关。

茶企冲击IPO困局

从2002年坪山茶业(00364.HK)在港交所借壳上市,2009年和2011年先后有龙润茶(02898.HK)和天福茶登陆港股市场。加上目前新三板中的10余家茶叶种植、销售为主的挂牌企业,多数公司陷入业绩亏损的境况。

天福(06868.HK)披露2020年度业绩显示,其实现收入17.13亿元、归母净利润3.05亿元,同比分别增加-4.69%和11.82%。公司方面对外表示,收入减少主要来自疫情影响,净利润增长则由批发业务增加和产品架构调整所致。

此外,坪山茶业如今已经更名为区块链集团;龙润茶从2017年停牌至今,日前发布的2021财年中报(2020年4月1日~9月30日止六个月)显示,营收减少约33.9%至约1775.8万港元。记者梳理发现,龙润茶2015~2020财年营业收入分别为2.6亿港元、2.2亿港元、1.2亿港元、0.8亿港元、0.9亿港元、0.6亿港元;净利润分别为-16100万港元、241万港元、-3243万港元、-3390万港元、-3692万港元、-7068万港元。

即使如此,随着消费升级以及茶叶品牌的发展,中茶公司、八马茶叶、澜沧古茶三家企业在今年以来发起冲击IPO。

相关数据显示,截至2020年底,八马茶叶门店数量超过 2000 家,实现营收12.47亿元,净利润1.16亿元。此外,中茶股份2017年、2018年实现营收分别约12.29亿元、14.9亿元,到了2019年,中茶股份的营业收入规模增至约16.28亿元;澜沧古茶2017年、2018年、2019年实现的营业收入分别约2.5亿元、2.99亿元、3.8亿元,三年的营收之和比不上中茶股份2019年一年的营业收入。

朱丹蓬认为,小罐茶的出现促进了茶企做资本运营,目前中国茶叶市场化运营程度不高,需要在这个节点进行资本布局。相关数据显示,目前小罐茶的年收入超过20亿元,绿茶竹叶青的年销售超过10亿元。至于未来这两家公司是否会选择IPO之路,目前尚不得而知。

记者注意到,八马茶叶在2018年4月从新三板摘牌后,选择3年之后冲击A股。“中小型茶企,没有太多的品牌运营的思维、渠道运营的思维、市场布局的思维、资本加持的思维。”朱丹蓬评论道。

(编辑:于海霞 校对:颜京宁)